拿出勇气「不盲从」,培养自己的人生观点

拿出勇气「不盲从」,培养自己的人生观点
图片来源:unsplash  文/管中祥,国立中正大学传播学系副教授

或许是华人社会的集体性格,从小到大的教育总是教我们要团结、和谐,不论是课本里「一盘散沙」的故事,或者,是在政治场合里的呼求的「以团结的XX党对抗分裂的OO党」,甚至是日常生活、职场中的「相忍为XXX」,「团结」、「和谐」似乎已成了不可违逆的美德。

不只如此,台湾的民主教育从小就强调「少数服从多数」,愿赌就要服输,即使别人只是多你一票,输了就是输了,就要认了;即使有人告诉你要「多数尊重少数」,但要不要「尊重」人家,常常沦为自由心証,即使不尊重,最多只是不痛不痒短暂的道德谴责,也不会有人说你不懂民主。

但,「多数」一定不会错?「团结」就一定是好?

心理学家查兰.内米斯在《异见的力量—心理学家的7堂决策思考课》中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。他说,一架联航班机在回程途中发现噪音,机身轻微震动,但平日指示起落架定位的警示灯并没有亮起。

机长和组员花了很多时间查明原因,把焦点放在查看起落架,飞机因而在空中多盘旋了四十五分钟,却忘了一件重要的事:飞机就快没油了!少了这个简单的查看动作、小小的提醒,最后竟然酿成悲剧,飞机坠落在距离机场仅有六海里之处。

为什幺会发生这样的惨剧?内米斯说,有可能是因为组员服从机长权威,而机长只把问题放在起落架上,也有可能是压力太大,只能团结一心关注眼前的事项,而没有意识到燃油快用完了。

也许在这种紧要关头,大家都得服从机长指挥,根本没时间想东想西,甚至不会想到还有更严重的问题。但,如果这时候有点时间多些思考?容许异见呢?如果当时有人愿意先把指令摆在一边,冷静查验其它的问题?会不会悲剧就不会发生。

说这些都是事后诸葛,大部分的事也不会这幺紧急,然而,就算如此,团体里就会容许有异见的机会?如果,我们已经习惯权威式的团结,我们还会想,或敢提出异议之声?

能不能或敢不敢提出异见往往和组织文化及领导者有关,一个威权并讲求效率的领导者,通常不太会容许组织内有太多的杂音。而组织成员即使有不同的看法未必敢直言不讳,因为有可能因为害怕孤立而静默不语,也可能担心「棒打出头鸟」,最后搞到自己体无完肤。

但,团体里没有异见会是严重损失,查兰.内米斯在书中透过心理学实验、公司治理、政治决策等多个例子说明异见的重要性,并提醒我们「可以合群,但千万不要盲从」。

这并不是说,团体里有异见就能解决问题,但至少能提供思考与论辩。接触不同的看法,才有机会扩展我们见解,调整原来的想法,当然,也可能因此巩固既有的立场。

但无论如何,尊重异见的决定才会有缜密思考、检视、讨论过的结果,经过这样的历程,不但能让团队成员了解每个方案的优劣、查看是否有未尽之处,更重要的,论辩后的团结,才会是真正的团结。

坦白说,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除了要有不怕冲突的组织文化、要有勇于发言不怕受伤的出头鸟,作为领导者是不是有雅量?愿不愿意创造异见空间?恐怕是重要关键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异见的力量》
拿出勇气「不盲从」,培养自己的人生观点

Related Posts